首页 > 情感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其实,“我”不只是个演员

                提示: 其实,我不只是一个演员;此刻,我就是我自己。“其实,我是一个演员”。这是电影《喜剧之王》中,男主角尹天仇的一句台词。

                其实,我不只是一个演员;此刻,我就是我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其实,我是一个演员”。

                这是电影《喜剧之王》中,男主角尹天仇的一句台词。

                拿着一本《演员的自我修养》,尹天仇在各个剧组间辗转,去演一具死尸,去演一出场就被子弹击中倒下的群演。每一次,尹天仇都期待演完之后可以如愿分享到一份盒饭。梦想虽小,现实却坚持不懈地给他一记记重锤——每一次,尹天仇都被嫌弃、被鄙视、被扫地出门……

                1999年拍《喜剧之王》时,张柏芝19岁,周星驰37岁。有人说,尹天仇就是周星驰自己,在成名之前,星爷整整跑了6年龙套,经过了生活的淬火。《喜剧之王》的动人处,正在于周星驰“自传体”式的本色表达:其实,我不只是一个演员;此刻,我就是我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那部老片子里,有两个片段鼓舞过我。

                片?#25105;唬?#22312;演?#31456;?#19978;四处碰壁的尹天仇,面朝大海,心暖花开,大声呐喊?#21495;?#21147;,奋斗!

                片段二:男女主角在海边相互依偎、望?#26007;劍?#26611;飘飘说:“你看前面,好黑啊什么?#37096;?#19981;到。”尹天仇答:“也不是啊,天亮了就会很美。”

                20年过去,《新喜剧之王》“开篇”处,大海边,新女主角拿着一本《演员的自我修养》,从一群在海滩边起舞的广场舞大妈身边走过,依旧重复尹天仇当年的戏码。新片中再现老款的动情点,已经不足以打动观众。不是导演周星驰和演员们不努力,新片最大的问题在于,演员只是为演而演。努力地演别人,发力再猛,人物缺乏灵魂。

                这几天,一段段“流浪汉国学网红”的短视频在网上疯传,一个衣衫褴褛、蓬头垢面的中年男子坐在马路牙子上,倚在垃圾桶边,面对镜头侃侃而谈,左《左传》中《论语》右《史记》,上谈庙堂下?#21040;?#28246;,旁征博引讲“不与民争利”,深入浅出侃“善始者众,善终者寡”。有网友为此感叹:小丑在殿堂,大师在流浪。

                穿得像丐帮弟子,吃的是?#25032;?#20919;炙,说的是名言警句,在短视频中,这位爱书如痴、谈吐不俗,大有人生导师范儿的“流浪汉”,?#20204;?#28872;的反差表现了一个“流浪汉国学网红”的自我修养,确实是走红“体质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他是谁?他为何流浪?热心跟拍者?#39029;?#20102;多个版本的答案,姓甚名谁就至少有四种说法,其中一个版本说他“出自名校、曾是公务员、热心垃圾分类、遭遇家庭不幸”,言之凿凿,?#27425;?#20934;确信源的交叉印证。为何“流浪汉”信手拿起的书全是新书?拍自马路牙子、垃圾桶旁的视频,为?#38395;?#25668;时间、地点等新闻要素全无?“流浪汉国学网红”是真人还是假戏,这个问题仍需证据链?#27492;?#23450;,时间会给出答案;短视频平台、账号的借机营销、推广表演,却已经相当明显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我看来,“流浪汉国学网红”纯属角色扮演的可能性是存在的。国人中读过经典、涉猎过国学、有些文学根基、谈吐不俗的大有人在,给流浪汉网红贴“大师”标签,也大可不必。大师不世出,千万别逮谁都加封大师称号。

                当然,“流浪汉国学网红”最新的视频声明,仍值得尊重:我不接受救助,不需要可怜,只希望得到尊重。我?#19981;?#33258;己选择的艰苦生活方式。

                每个守法公民,都有权选择自己?#19981;?#30340;生活方式。从?#25345;?#24847;义?#27492;擔?#25105;们每个人都是生活中的演员:为父母,为子女,是家庭角色;为上司,为同僚,为下属,是职场角色;为农民,为企业主,为公务员,为医生……是社会角色。

                其实,我们都是演员。

                其实,我们不该只是一个演员。因为,一味地只去扮演,入戏太深,便会“假作真时真亦假”了。电影?#35835;?#24651;风尘》《悲情城市》,是我国台湾导演侯孝贤青壮时期的代表作,吴念真的剧本、廖庆松的剪辑,都是侯孝?#21520;?#20986;佳作的根底。廖庆松说:“我的剪辑对象更重要的是自己,而不是电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拿到《悲情城市》拍摄素材,廖庆松没有沉溺于电影炫技,为了剪出“国破山河在、城春草?#26087;?rdquo;?#30007;?#21619;,他借鉴《天净沙·秋思》的意境:“古道西风瘦马,断肠人在天涯。”翻检?#37117;?#33721;教授的《中国古典诗歌评论集》,研究杜甫的七言律诗《秋兴八首》。

                从冗?#26377;?#36848;中找到表达核心,在断裂的镜头语言里重建叙事,让电影脱去形态外衣回归故事本身——这便是廖庆松的剪辑“秘诀”。

                ?#29616;?#26411;《2019歌手》继续鏖战,本赛季最后一位补位歌手龚琳娜登场。“月亮出来亮汪汪/ 亮汪汪/ 想起我的阿哥在深山/ 哥像月亮天上走/ 天上走……”一曲《小河淌水》声声入耳。这场?#28909;?#21016;欢唱了一曲天然去雕饰的《弯弯的月亮》。最终,两首咏唱月亮的歌,让龚琳娜、刘欢名列第一、第二。不一味炫技,更专注讲述,好歌不只动听,更能动情。

                蓦?#25442;?#39318;,我又想起《喜剧之王》中,为一份盒饭努力、奋斗的尹天仇。片?#28216;?#27573;,尹天仇、柳飘飘一问一答:“不上班行不?#26657;?rdquo;“不上班,你养我呀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养你啊!”这是尹天仇的真心?#21834;?/p>

                记得20年前看《喜剧之王》时,我在尹天仇身上看到了许多身边人的样子。一句:“我养你啊!”影院里,不少人,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努力、奋斗中,20年过去了。此刻,我想说:其实,“我”不只是个演员。

                来源: 作者: 责任编辑?#26680;?#23459;萌
                关键词: 演员 只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