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金华日报 > 四版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八旬独行侠 单骑闯四国

                757512_zps_1536821081659

                757512_zps_1536821081659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757515_zps_1536821170003

                757515_zps_1536821170003

                757516_zps_1536821220988

                757516_zps_1536821220988

                757517_zps_1536821285566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陈丽媛 文/摄

                83岁的他孤身一人,用两个多月时间,骑行7000公里,去了东南亚四个国家。这是一个疯狂的冒险,也是一个孤独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几个月前,项马成谈起骑车去泰国的梦想,我打心眼里是不太相信他能梦想成真的,毕竟他已经是一个83岁的老人了。就算他身体硬朗,可风吹雨打地跨越国境线对年轻小伙子的体能都是不小的考验。何况他是一个人去的,一路上万一碰到点意外真是不堪设想。其次,出国涉及签证、通关,他显然是?#25442;?#22806;语的,就连普通话里都带着浓重的兰溪口音。他还耳背,采访他的时候,一个问题?#39029;?#24120;要反复问三遍。年轻人自由行前都会做攻略,手机上装着各种旅行、导航、翻译软件。耄耋之年的项马成没读过书,?#25442;?#20889;字,能用微信聊天?#23478;?#19981;易,精通智能手机的各种功能怕是勉为其难,没有这些,走出国门怕是要举步维艰……

                没想到,项马成竟说到做到。几天前,他发来微信:“我已安全到家,此次去了四个国家,闹了笑话一箩筐,你可愿来家里听我说说?”我震惊之余,欣然前往寻求答案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再不出发,

                我可能永远都做不到了”

                项马成的这次跨国骑行是6月27日从兰溪出发的。其实当天他给我发来过消息,我当时并不以为意,那时就快到三伏天了,寻常老人为避暑气连门都不出了,他偏选在这个时候出发。我觉得他对这次的骑行不够重视,应该走不了很远。此后,他断断续续给我发来一些风景照片,上面打着用美图软件写的问候,但并没有明显的地域特征。后来,我才知道,6月27日是项马成的生日,选择这一天出发,对他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。

                项马成敢于从兰溪家中骑向东南亚,并非毫无底气。早在20多年前,他就已开始骑着自行车闯天下。他骑遍了中国大陆各省(区、市),还曾随骑行队一路向北骑到俄罗斯。7年前,项马成千里单骑闯拉萨的故事就上过《人民日报》。

                但这?#38382;?#20182;第一次独自跨国骑行。出发前,项马成是做了准备的,在他的能力范围内,算是比较充足的了。他在手机上下了导航、翻译、支付软件,把座驾仔仔细细地检修了。他还加入了好几个骑友群,里面有全国各地有出国骑行经验的骑行爱好者,与项马成不同,他们大多年轻,长途骑行都是团队行动。像项马成这把年纪只身千里骑行的人,放眼全国也没听说过第二个,骑出国门的就更不用说了。所以骑友们听说他这次疯狂的计划,有不少人都?#20843;?#29702;性放弃。但项马成告诉大家:“正因为我已经是这个年纪了,有了梦想才要赶紧去行动。要是现在不出发,我可能永远都实现不了这个梦想了。”见他铁了心要出发,骑友们佩服之余,纷纷给予建议和帮助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国内的路线我已经很熟了,连导航都不需要。国外怎么走?群友跟我大?#38470;?#20102;,说实话,我心里确实没底,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”果然如项马成预想的那样,从兰溪家门口骑到西双版纳勐腊县,他走得比较顺利。虽然在遵义附近遇到了山高路陡的险情,不得不推着车从摇摇?#20301;?#30340;?#26223;?#21514;桥上经过,终归是有惊无险。他认为,此行最美的风景也在国内,当属张家界的山?#22836;锘斯?#22478;的水。一路骑到勐腊县的磨憨边?#20848;?#26597;站,过去就是老挝了,项马成的心情一直很不错,他还特意邀请边防战士一起拍了照片。

                硬着头皮潇洒走一回

                尽管听力比较差,毕竟语言没有障碍,项马成顺利地走出国门来到了老挝。对于他来说,此行的考验才刚刚开始。

                从中老边境往老挝首都万象,?#25151;?#36229;出了项马成的想象。数百公里的道路不仅没有?#19981;?#32780;且崎岖不平,只能下车推行。好不容易找到了吃饭住宿的地方,项马成用翻译软件打了老半天字,对方还是看不懂他的意思。这个八旬老人此时才意识到什么?#20889;?#27493;难行,他通过微信向群?#20122;?#21161;,因为打字慢又费了很多周折。最后他只得以土办法,用手势?#28982;?#36830;蒙带?#38470;?#20915;了吃饭问题。付钱的时候,他算不清汇?#35782;一?#30340;比例,?#32531;?#25343;出钱包,请店主自取。因为问不清楚骑行路线,再加上?#25151;?#23454;在太差,项马成放弃了骑行到万象的计划,改为坐大巴前往。没想到,车费不菲,?#24615;?#36710;子的钱比车票还贵。

                好不容易到了万象,项马成?#34892;?#22833;望,这里并不繁华,饮食也让他不太?#35270;Α?#20182;像以往那样,试图去寻找听得懂中国话的游客或商人,还真被他找到了,但对方并不像以往遇到的?#22235;前?#28909;情,双方都有方言口音,沟通依然困难。在万象待了3天,项马成每天都处于?#23396;?#20043;中,白天漫无目的地骑车转悠,晚上躺在?#37319;险?#30524;闭眼都在想明天怎么办。一连数日一筹莫展,他打起了退堂鼓,到万象机场买了张回程的机票。没想到人?#23478;?#30331;机了,工作人员才告诉他无法?#24615;?#20182;的自行车。这是项马成无法接受的:“人在车在,人去哪里车就要到哪里,车子上不了飞机,我也?#25442;?#23478;了。”在机场耗了整整一天,项马成才通过翻译软件维权成功,?#27809;?#20102;全额退票款。

                从机场出来,?#40723;?#24050;经降临,项马成不知道该往哪里走,但他下了个决心:既然出来了,就硬着头皮往前骑吧。大约骑了30公里,项马成眼前一亮,他看到了火车站,有群友曾告诉他,老挝有通往泰国的火车。?#20197;?#30340;是,这个火车站里人不多,售票员耐心地用翻译软件跟他交流了3个多小时,帮他买了一张到曼谷的车票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曼谷,沟通依然困难,吃得依然?#32531;茫?#20294;生活方便多了。泰国的行车方向与中国相反,项马成很不习惯,骑着骑着就忘记了当地的交通规则,好在没有出事故。他还去了大皇宫,看了表演,虽然没觉得有多壮观,却总算实现了计划中的主要目标,一路的不安也平静了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柬埔寨是项马成计划外的,他原本以为可以从泰国直接骑到越南,不过这个意外给了他不少惊喜。在柬埔寨,他遇到了一个年轻的中国餐厅经营者,对方不仅为他安排了食宿,还陪着他去看了世界文化遗产吴哥窟。“确实气派壮观,值得一看。”也许是因为碰上了好人,项马成对柬埔寨的印象特别好。

                微信群里的群友还在争论着劝老马知?#35759;?#36864;还是鼓励他继续前行,项马成已经骑到了柬埔寨通往越南的边境口岸。一个群友的提醒让他吃了一惊:越南无法落地签,需要提前一天在越南驻柬埔寨大使馆办理签证。问路、办手续、付钱是项马成此行最怕的,但他每一天都得面对。出境入境的时候更麻?#24120;?#30701;则三个小时,慢的时候得大半天,他一边办手续一边还得担心自行?#24403;?#30423;的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在越南,项马成通过骑行加坐车的方式,游览了波贝、胡志明市、河内和岘港。身体不觉?#32654;郟?#20013;国胃却开始抗议了:“越南菜?#39029;?#19981;惯,东西虽然便宜,但我每天都吃不饱。骑到东兴,看到马路上的中国字,我眼睛都发光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返程途经广东省的时候,当地连日大雨,项马成?#22836;?#24323;了骑回兰溪的计划,坐着大巴回到了家。

                远方的喧嚣与身边的?#25293;?/p>

                项马成算了算,他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,骑了近7000公里路,花了一万多元钱。其间,自行车坏了6次。一路上,他没生病,没摔跤,也没有遇到过人身和财产的安全威胁,但他?#30340;?#23376;比身体累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邻居们现在碰到项马成,都说他到国外潇洒走一回了,他自己倒是有点后怕:“我胆子很大咧,路都问不清楚的时候,我真怕自己回不来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项马成一边聊,一边翻出手机里的照片给我看,照片的风景里?#24515;?#24066;和人群,只有他孤身一人。虽然他的微信上有很多骑行爱好者,但他们很少邀请他同行,他们的顾虑不难理解:万一年迈的他在途中遇到人身安全问题,同行的骑友需不需要承担责任?

                这次的疯狂行动,家人没有阻?#23396;穡?#32463;常长途骑行的项马成经常被问及诸如此类的问题,以?#20843;?#20250;有所回避,这次他叹了口气。他翻出聊天记录说,他出发、返程,孩子们并不关心,他给他们发信息,也很少收到回复,反而是不少素未谋面的骑?#35759;?#20182;有问必答、嘘寒问暖。老伴没有和他住在一起,偶尔会过来帮他收拾一下房间。这次骑行归来,项马成有一肚子的新鲜事想跟家人分享,他们却没有一个愿意聆听,连他拍回来的照片也没有人看过。项马成喃喃自语:“大概是我?#20122;?#37117;花在骑车上了……可是,我?#22303;?#36523;体,不生病不吃药不住院,不给他们增加负担,不也是对他们好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项马成想不通,也不愿多想。在家里待了三天,他便又闲不住了,“越休息越累,还是骑车好”。说起下一个目标,项马成毫不犹豫地说:“我不想再出国了,除非有人组团愿意带我。我这辈子还想骑车到宝岛台湾打个圈,希望金华早日开放赴台自由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来源: 作者:陈丽媛 责任编辑:
                关键词: 四国 独行侠 单骑